太阳亚洲客户端|HB电子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槲叶山路
槲叶山路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06,661
  • 关注人气:110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(安史之乱揭秘)高仙芝、封常清被杀始末(下)

(2016-01-08 14:51:58)
太阳亚洲客户端标签:

军事

历史

文化

分类: 安史之乱

封常清当过高仙芝的随从、副手,高仙芝对其一向是言听计从。在陕“白衣自效”期间,劝高仙芝说:“累日血战,贼锋不可当。且潼关无兵,若狂寇奔突,则京师危矣。宜弃此守,急保潼关。”封常清出这个主意实在不怎么高明,难怪当时官方都怀疑他的动机,《肃宗实录》这样说:“仙芝领大军初至陕,方欲进师,会常清军败至,欲广其贼势以雪己罪,劝仙芝班师。”可这样的馊主意高仙芝居然采纳了。撤退组织得非常混乱,据《旧唐书》记载:

常清、仙芝乃率见兵取太原仓钱绢,分给将士,馀皆焚之。俄而贼骑继至,诸军惶骇,弃甲而走,无复队伍。

(安史之乱揭秘)高仙芝、封常清被杀始末(下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洛阳到潼关地形图


几乎在高仙芝撤退的同时,朔方节度使郭子仪率军在振武军(单于都护府,今内蒙古和林格尔)打败了来犯的叛军大同军使高秀岩部,并继续向东南追击,收复了河东的战略要塞静边军城(今山西省右玉西北右卫镇)包围了云中郡(今山西大同),准备由河东进入叛军老巢河北。如果高仙芝没有撤守陕郡,下一步,待长安方向的部队集结完毕后,两支唐军将呈南北对进之势,将叛军压缩在河南河北这片狭长地带,使其首尾不能相顾,叛军的覆灭将指日可待。而撤守陕郡,放弃了崤函通道,使长安方向的唐军东进计划实施起来变得困难重重。实际上,由于叛军控制了崤函通道,唐军能否出潼关向东都成了问题。而安禄山,则可从容地从河南派兵支援河北留守的叛军,对付出现在河北的唐军,确保后院不起火。

唐军在战略上一下子变得非常被动,高仙芝、封常清必定要为其轻率付出代价。这时候,勾魂使者出现了,他就是监军使边令诚。

高仙芝与边令诚也算是一对老战友老搭档了。天宝六载,高仙芝统兵大破小勃律时,边令诚就是他的监军。当时攻拔连云堡后,边令诚不敢往前走,高仙芝就照顾他,给他三千人守城,边也没有干涉高的进一步行动,结果高仙芝一举成功,“虏小勃律王及吐蕃公主而还。”及至高仙芝凯旋后被上司夫蒙灵察因嫉妒功劳而大骂“啖狗粪高丽奴”而“不知所为”时,“令诚密言状于朝,且曰:‘仙芝立功而以忧死,后孰为朝廷用者?’”于是,“帝乃擢仙芝鸿胪卿、假御史中丞,代灵察为四镇节度使,而诏灵察还。”

就是这对曾经共患难过的老搭档,居然在出兵后的十多天时间里关系恶化了。究其原因,据《资治通鉴》说是“监军边令诚数以事干之,仙芝多不从。”而《新唐书》说“令诚数私于仙芝,仙芝不应。”暗示令诚向仙芝索贿,仙芝没有满足,因而生恨。仔细分析,这种说法可能性很小。因为两人是老搭档,以前处得很好,彼此性情都很了解,如果边令诚有这方面的爱好,高仙芝应当很清楚,且他“家财钜万,颇能散施,人有所求,言无不应”,是个非常大方的人,不可能不会满足边令诚这点要求。而公务方面的矛盾肯定有,至少在撤守陕郡上两人的意见就不一致,否则边令诚也不会为此向玄宗告状。

从常理推断,撤守陕郡这件事,高仙芝事先并没有向玄宗请示取得同意。边令诚作为代表玄宗的特派员,对此事持反对意见,但拗不过高仙芝,只能眼睁睁看着陕郡被放弃,部队退守潼关。满腔怒火的边令诚到长安奏事,“具言仙芝、常清桡败之状。且云:‘常清以贼摇众,而仙芝弃陕地数百里,又盗减军士粮赐。’”边令诚这样做,不仅仅是对高仙芝不听自己意见的报复,更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撇清责任。

可以想像得到玄宗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愤怒,后果当然很严重,“癸卯,遣令诚赍敕即军中斩仙芝及常清。”

癸卯日是十二月十八日,距离高仙芝出兵陕郡刚刚十八天。

封常清死前托边令诚交一份表章给玄宗,表是这样写的:

中使骆奉仙至,奉宣口敕,恕臣万死之罪,收臣一朝之效,令臣却赴陕州,随高仙芝行营。负斧缧囚,忽焉解缚,败军之将,更许增修。臣常清诚欢诚喜,顿首顿首。臣自城陷已来,前后三度遣使奉表,具述赤心,竟不蒙引对。臣之此来,非求苟活,实欲陈社稷之计,破虎狼之谋。冀拜首阙庭,吐心陛下,论逆胡之兵势,陈讨捍之别谋。酬万死之恩,以报一生之宠。岂料长安日远,谒见无由;函谷关遥,陈情不暇!臣读《春秋》,见狼称未获死所,臣今获矣。

昨者与羯胡接战,自今月七日交兵,至于十三日不已。臣所将之兵,皆是乌合之徒,素未训习。率周南市人之众,当渔阳突骑之师,尚犹杀敌塞路,血流满野。臣欲挺身刃下,死节军前,恐长逆胡之威,以挫王师之势。是以驰御就日,将命归天。一期陛下斩臣于都市之下,以诫诸将;二期陛下问臣以逆贼之势,将诫诸军;三期陛下知臣非惜死之徒,许臣竭露。臣今将死抗表,陛下或以臣失律之后,诳妄为辞;陛下或以臣欲尽所忠,肝胆见察。臣死之后,望陛下不轻此贼,无忘臣言,则冀社稷复安,逆胡败覆,臣之所愿毕矣。仰天饮鸩,向日封章,即为尸谏之臣,死作圣朝之鬼。若使殁而有知,必结草军前。回风阵上,引王师之旗鼓,平寇贼之戈。生死酬恩,不任感激,臣常清无任永辞圣代悲恋之至。

这份表章文辞很感人,但不能回答对他“以贼摇众”,使高仙芝“弃陕地数百里”的指控。而且反复要求向玄宗表白的所谓“社稷之计”,无非是“逆贼确实太厉害,朝廷一定不要轻视”这个意思,这个不用说玄宗也明白,否则他之前也不会变着花样笼络安禄山了。

高仙芝死前对擅自撤退弃地没有异议,只是对“盗减军士粮赐”的指控不服,不过联系到陕郡的转运仓库中不仅存储着粮食,还有钱绢,高仙芝是不是在这儿犯了错误,也未可知。

高仙芝、封常清作为才能出众、战功卓著的军事将领,在同一天见杀,确实是一场悲剧。但细溯这场悲剧的来龙去脉,会发现玄宗对两人的处理还称得上是罚当其罪的。至于监军边令诚,本来就负有“监视刑赏,奏察违谬”的职责。他控告高、封两人的事情,事实基本符合,似乎也说不上中伤陷害。他所做的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,要怪也只能怪万恶的太监监军制度。不过话说回来,高仙芝有太监掣肘着都这样尽性而为,如果没有的话,还不直接将长安都弄丢了。

边令诚的结局也不好。潼关失守,玄宗西逃的时候,安排边令诚留守长安。这样的安排,可能也是因为高仙芝的牵连。叛军攻陷长安,边令诚就投降了安禄山,后来又逃归,被肃宗处死

(本文为槲叶山道原创,转载请务必注明。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太阳亚洲客户端 太阳亚洲客户端,太阳集团娱乐,太阳亚洲官方网站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